更多...
 
英媒称英军士气低落:去年陆军七千余人提前退伍
2017-04-24 21:32:07

  

临夏纺织品发票_:【网页打不开请打电联/微信Q同步:1358—5638→287 吕先生 】代开全国各地票据全部可验,统一国税网查询,100%真增值税、点数低,验证后付合作共赢。

 

走近心内科医生:身穿铅衣的“护心人”
    河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齐晓勇(左三)和党懿(中)一起为患者进行手术。 河北省人民医院提供 摄

  石家庄4月19日电 题:走近心内科医生:身穿铅衣的“护心人”

  记者 崔涛 李茜

  身着厚重的铅衣,常年在手术室中与X光射线为伴。由于长期“吃”射线,心内科医生党懿抵抗力变得较差,经常感冒、发烧。他笑称自己算壮的,“心内科医生是在拿自己的命换病人的命。”

  党懿是河北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内一科副主任。42岁的党懿身材高挑匀称,说话简单明了,极有条理,言语之间透出一股精干和自信。但由于常年“扎”在手术室中,藏不住的白发令党懿显得比同龄人苍老许多。

  手术室里的“长期工”:24小时坚守

  “干我们这个工作的,手机十多年了不换号,一天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在党懿看来,心脏内科的医生生活极其不规律,半夜三更,一个电话响起,就得马上起床,披上衣服,带着家人的“埋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党懿的手机铃声就像个不定时炸弹一样,受此影响,妻子一听见手机铃响就变得很紧张。

  在心血管内一科工作多年的党懿接触了数不清的急性心梗患者,“这个病现在很常见。”党懿发现,这些年中国心脏病患者数量逐年上升,至今未出现拐点,而患者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

  党懿从小在石家庄长大,高考报志愿时没考虑太多就选择了医学专业,觉得学医也不错。1999年他从河北医科大学毕业后,来到河北省人民医院工作。

  党懿说话从来都是简单明了,从不拖泥带水,这是多年心内科工作养成的习惯,因为心脏病患者的时间最宝贵。拿心肌梗死来说,治疗的时间为发病的6个小时内,过了6个小时,心肌会全部坏死。对此,党懿将心肌比作庄稼,血管比作水渠,“水渠不通,庄稼就会枯萎直至死亡。而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心肌坏死后不能恢复。”

  党懿说,相比众所周知的高强度工作,心内科医生最大的问题是心理压力大。因为要对患者的健康甚至生命负责,这不像汽车坏了换零件甚至换车,生命买不来,只有一次。“虽然不可能没有并发症或者失误,但医生会尽全量将这些风险降到最低。”

  由于做心脏介入手术时需要穿上二三十斤重的铅衣,负重太多且长时间站立手术,导致很多心内科医生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常常疼得睡不着觉。相比之下,最大的危险是射线,“一些敏感的人‘吃’完射线后白细胞刷地就下去了,我们是在拿自己的命换病人的命。”党懿说,长期“吃”射线导致心内科医生抵抗力差、容易乏力。

身穿30多斤重的铅衣的医务工作者,刚做完一台心脏介入手术,正在洗手,准备进行下一台手术。 崔涛 摄
身穿30多斤重的铅衣的医务工作者,刚做完一台心脏介入手术,正在洗手,准备进行下一台手术。 崔涛 摄

  家庭中的“不称职爸爸”:忘记儿子生日

  党懿的家离医院不算远,只有十几分钟车程。如果需要紧急去医院出诊,党懿往往选择坐出租车,因为“省去了停车的时间”。如果赶上高峰期,担心打不上车的党懿则请妻子开车送自己去医院,“有时候也会骑电动车或自行车,怎么快就怎么来。”

  前些年,党懿经常24小时值班,值班结束后,还要处理日常的工作,难以得到休息。

  自从河北省人民医院成立胸痛中心后,党懿更忙了,这也让他陪伴家人的时间急剧缩水。党懿称自己是个“不称职爸爸”。他连儿子在班级里的名次也不清楚。

  党懿称,以前,由于他和妻子都是一线医务工作者,工作繁忙,唯一的儿子处于“放养”状态。一方面是家庭,一方面是事业,党懿难以取舍。为了不让党懿为难,妻子放弃了从前的工作,从医务一线转到大学教学,将大部分精力放到孩子身上。

  党懿的心中挥之不去的是对妻儿的愧疚。由于忙于工作,他经常忘记儿子的生日。今年,眼看儿子又要过生日了,党懿却因为科研项目要出差。“又不能陪孩子过生日了”,党懿一声叹息。

  从医近20年来,党懿也有过换工作的想法,“因为工作忙,压力大,相信不少医生有过这个想法。但很多人没有放弃,是因为舍不得这身白大褂。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每每把患者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就是对医务工作者的最大回报和慰藉。”

党懿展示心内科医生做心脏介入手术时需要穿的铅衣,全套共重36斤。 崔涛 摄
党懿展示心内科医生做心脏介入手术时需要穿的铅衣,全套共重36斤。 崔涛 摄

  胸痛中心内的“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的人

  近日,河北省人民医院胸痛中心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37小时内接诊5例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从患者进入医院大门到堵塞血管开通,最短用时23分钟,47分钟内连续成功救治2名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平均用时32.6分钟,远远低于国际的90分钟救治标准。

  “心脏病来得急,有的病人没有必要的常识,甚至有些急性心梗患者被送到医院,不相信自己得病或者犹豫是否手术而耽误了急救时间,造成患者心功能恶化甚至死亡。”党懿说,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很心痛。

  在心内科医务人员看来,每一次心脏手术,都是同死神赛跑。77岁的患者李荣花(化名)刚刚经历了一场与死神的“握手”。李荣花因突发性心脏病昏倒在家,邻居拨打120将她紧急送往河北省人民医院胸痛中心,当时党懿正在手术室,当即指导医疗团队进行抢救并做手术,整个过程仅用了37分钟。

  谈及手术成功的原因,心内科导管室护士长李英肖毫不讳言,行之有效的就诊流程和医疗团队的默契配合,再加上医生较高的医术水平,为患者赢得了一线生机。

  参加工作刚刚3年的张飞飞是心血管内科的一名年轻医生,由于师出同门,党懿算是张飞飞的“大师兄”。平时,张飞飞经常作为党懿的助手参与手术。“‘大师兄’的医术水平很高,目前最困难的几种心脏介入手术他都很擅长。”

  河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心脏疾病诊治中心主任、胸痛中心主任齐晓勇表示,猝死人群中80%是高危胸痛,高危胸痛中又有80%是ACS(即冠心病的一种)。近15年来,这方面设备有了、好药有了,但由于民众认识不足、就诊不及时等原因延长了抢救时间,导致死亡率并未降低。“各地医院成立胸痛中心目的,就是把抢救时间缩短。”齐晓勇称。

  作为该院胸痛中心的主要成员之一,党懿和其所在的科室以及院方一直致力于胸痛中心的建设和完善,优化就诊流程,缩短救治时间,尽快给病人疏通堵塞的血管。如今,在救护车上,患者的心电图信息就可即时传回医院,在医院的值班医生可以第一时间对病人进行“远程”会诊。

  “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党懿说,提高急性心梗的救治成功率,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提高全民对胸痛的认识,不要以为“忍忍就好了”。此外,还需要医疗后勤保障、120系统的协调等,“这是一个全社会的系统工程”。

  记者采访党懿时,正赶上他刚下完门诊。采访期间,党懿的电话不停作响。采访不足15分钟,党懿接到电话称,医院来了急性心梗患者,“抱歉,咱们回头再聊。”说完,已经发烧两天的党懿再次奔向急诊手术室。(完)

 

  原标题:走近心内科医生:身穿铅衣的“护心人”

  稿源:玉林金属材料增值税发票

  接单技术:2283635556

相关文章:
稿源: 百度新闻源  2017-04-24 21:26:07     编辑: 小陆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广播电视台]
[天津电视台] [天津日报] [今晚报] [北方网][天津搜房网] [天津阳光义工网站]

网站:(022)23601782 转 9008  电台办公室:23341455  电台总编室:23359131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
时事新闻_最新国内时事新闻事件_今日国内时事热点-TOM新闻

国内时事

国内时事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第23页 第24页 第25页 第26页 第27页 第28页 第29页 第30页